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

來自Baggy的一張明信片

我沒有寫賀卡的習慣,不管是逢年過節還是簡訊祝賀,我完全沒有心思去搞這種寒暄式的問侯,一般傳罐頭簡訊給我的話,我也是不回,其實我很難理解那種寫賀卡的心情是什麼,屬於關心的情緒還是例行性的習性?也許會在特定節日會與朋友邀約相聚,這樣的互動我還是覺得比較實在。

另一種情況,某天晚上將近12點,Baggy突然用MSN問我要不要收張她的明信片,居然現在還有人在寫明信片,實在是今人匪疑所思,像我連電子賀卡都懶得寄了,沒想到會有人用實體信件,不過既然是她親手做的明信片,我倒是很想看看是長什麼樣子。
Baggy talk

明信片上面是以海灘為背景的圖樣,署名是部落格的名稱Baggy Walking,另一面的最後還蓋上了她自己刻的章(這次沒刻反),看起來還蠻像回事的,還好沒寫什麼隱密的內容,只有我才能到達的隱密之地,不然被拿到明信片的人都看光了
來自Baggy的一張明信片 來自Baggy的一張明信片

Baggy算是我素未謀面的格友,所以這是另一種情況,在沒機會碰面的情況下,寄明信片好像比較有意義了,Baggy的部落格版面從來沒有固定超過三個月,一直在變,正如她的文章風格也是充滿雜質及多變,很像壙坑裡的灰暗角落,提著燭火經過時,壁上會折射出許多不規則的陰影,從她的文章中可以理解她當下的情緒,對於一個文字工作者,是種真情流露的情感,也許很多人默默地在讀她的文章,就像我默默地把她寄來的明信片貼出來,最近她因為身體上的病痛寫出很多有病呻吟的字眼,希望這是唯一的一張明信片,而不是最後的一張明信片。

延伸閱讀:BAGGY WALKING: 友誼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